蓦年随安

“我的少年
——我永远忠于你”

【米亚】《长清》

上卷.荒唐


 


 


六.秋初


 


※米邵飞×孙亚亚


※文笔渣


※ABO


※含有私设


※人物ooc


※请记住现在所有都是为了后续发展


※不定时更新


※写的混乱


※我回来了


 


 


叁拾柒.


 


她终究会放下过去一切的。


夏枯草的目光扫过吴白的脸,男孩对上她的目光,她想,他现在应该离年少的梦想很近了。那个她追逐了一整个青春的人,她到底还是没能追上。


 


很快,短短一秒,她就移开了目光。孙亚亚悄悄牵起她的手,夏枯草回握住,当着米邵飞的面把人牵了进去。


 


当年的事就这么过去吧。


时光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回到了原点。


 


五年前。


满目荒唐。各类信息素混合,刺鼻的酒味在空中发酿,江迟看着晕倒在地的男人,转身走出了酒吧。


她走的很慢,一步一步,走的稳稳当当,手中的酒瓶被她丢在一边,男人从地上爬起,捂着手臂盯着她。


 


艾情来了。


 


她咧开嘴无声的笑,从眼里蔓延的讽刺最终被巨大的哀痛遮掩。艾情被人保护的很好,吴白没让她靠近这里,她隔着人看着艾情。


 


孙亚亚也来了。


江迟什么都没说,只是继续走着。直到吴白挡住她的路。


 


“江迟,怎么回事。”


男孩还是二十岁的年纪,十九岁的女孩站在她面前显的娇小,刚赢了sp的他们显然没想到迎接他们的会是这样。


 


江迟什么也没说,只是眼中的光彩渐渐淡下,最终是往后漫长一段时光再也化不开的寒冷。她没有看其他人,只是直直的盯着艾情。艾情眼神闪躲片刻,最终是撇开了头。


 


她垂下眼睑,忽然就明白了。


这世道人心,从来都是无情险恶。鼻子忽然有点酸,夏枯草什么话也没辩解,身后的男人走上来,“这是你们队的?不过是说了几句话就动手,也是……”后面说的是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


 


只有米邵飞在那跟人道歉的声音,还有吴白那一句话。


“人贵自知。”


 


从心底蔓延的寒冷让她身子僵硬,孙亚亚把吴白推开挡在了她身前。


“你凭什么说我姐!”


女孩还想继续为她讨个公道,江迟却忽然伸出手按住了孙亚亚的肩。


 


“吴白,你想明白了。”


她盯着男孩的眼睛,却从他蹙起的眉中看出未说完的话。米邵飞处理完那边的事,本想调和一下气氛,下一刻,江迟却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小米前辈,帮我跟头儿说一声,我答应他。”


 


到底是艾情重要过她。她眉眼弯弯,嘴角一抹温和清浅的笑容明媚,在这样的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然后,她给吴白鞠了一躬,头发垂下遮住她的脸。


“这些年叨唠前辈,还望前辈见谅。”


女孩身上常年散发着苦涩的中药味,淡淡的,她弯下腰的那一刻距离吴白很近。


他看到她眼角略微有点红,像极了唱戏时在眼尾抹上的胭脂。


 


然后,江迟就这么从他们面前走过。


她的背后还有一点血迹,怕是刚刚受了伤。吴白嘴边即将脱口的话又被他咽下去。


他们再也没关系了。


 


孙亚亚楞在原地,看着吴白和艾情两人,忽然扯着米邵飞的手就往外冲。


 


叁拾捌.


 


直到他两人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带着初秋的凉意,孙亚亚才松开抓住米邵飞的手。


 


“偶像,你说,阿姐那话是什么意思?”她想追上去,可是阿姐那个身影太过孤独和落寞,任何一个人追上去都不能打破那孤独和寂寞。


 


米邵飞没说话,两人就这么沿路走下去。


“亚亚,你说……如果有一天,你喜欢的人离开了你,你会怎么样?”


孙亚亚扭头看着他,脸上是那个年纪该有的笑容,“不会啊,我知道偶像和阿姐不会抛弃我的。”


她笑着,眼中有光,在初秋微凉的天气中,米邵飞只觉得心头炙热。


他低低的说了句什么,孙亚亚没听见。


 


只是后来,阿姐离开了她,她喜欢的人离开了她。


一个走了五年,沓无音讯;一个走了三年,痛不欲生。


 


如果说夏枯草走的那年孙亚亚是靠什么撑过去的,大概是米邵飞和佟年。


而米邵飞离开的那一年,孙亚亚除了哭和无力,在也没了其他动力。


 


佟年还是佟年,一如既往的安慰她,可孙亚亚想,两次痛不欲生,在旧的伤口上在插一刀,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亚亚。”夏枯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孙亚亚头一恍,就回了神。


“走吧,去看看年年。”


孙亚亚点点头,米邵飞在她身后站着,显然是想等她走进去后再进去。


 


她自然能看出,偶像还是喜欢着她。


她也喜欢偶像,只是,那么多年的伤疤不可能说好就好,她还需要时间来独自舔伤口。


 


至于当年……


阿姐为何出国,为何改姓换名,为何艾情当年来对自己说对不起,她都想知道。


可,那么多年前的纠纷,真的要重新翻出来吗?翻出来了,到时候,撕开一群人的伤口,血肉模糊,会是她想要的结果吗?


 


孙亚亚低着头步入病房,看着佟年躺在床上,她将烦心事丢在一边,跑上前又和佟年在一块。她没见过怀孕的人,所以对于佟年,可谓是好奇又紧张。


佟年看着孙亚亚神经兮兮的模样,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你比韩商言反应还搞笑哈哈哈哈哈哈,”孙亚亚也笑出声,两人扭成一团,夏枯草在后面站着,看着。


直到艾情急匆匆的过来,空有一瞬间的凝固。


 


孙亚亚下意识站在夏枯草面前,而米邵飞。


她抬起头。


伸出手抓住他的衬衫下摆,指尖的温度透过衬衫穿向米邵飞,身前的男人明显僵住,下一刻,他的手伸了过来。


 


艾情没想过会是这样。她接到消息,佟年出了事后急匆匆的赶来,可她忘了,还有一位老朋友在这。


那年她下套设计的女孩,如今已经成长的可以独当一面了。


 


 


※题外话


 


♡预计还有两到三章结束卷一《荒唐》,即将进入卷二《暖阳》


♡看不懂的一切在《暖阳》都会讲述,无论是夏枯草还是吴白,为什么米邵飞要离开,韩商言和夏枯草的约定是什么,江迟是夏枯草的本命吗这些问题,都会解决。


♡随缘更新


 


感谢喜欢


 


 


 


 


连续两次心态崩溃。

可能写完会哭好久。


你放心,世界很大。

——你绝对不会遇见我。


【与霜同降日——彩蛋】独怜

彩蛋打卡,补发


楠织°:

我是代发,这位才是原作者 @蓦年随安 




※ooc


短篇一发完


写的混乱


※彩蛋


※短小


 


 


 


『惊鸿』


 


所谓一见钟情源自惊鸿一瞥,日久生情不过念念不忘后的放于心上。


可我既非一见钟情,也非日久生情。


 


"是前世未了的执念和黄泉未诉的情谊"


 


『逆流』


 


"薛洋,你真……"


薛洋脸上僵住,看着晓星尘自刎后,半是可以半是残忍的揪起人的领子。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解脱?你错了哈哈哈……"他小心的把人放下,嘴里说着最恶毒的话,却做最温柔的事。


 


道人的白纱被少年轻轻取下,两个大血窟就这么露了出来。


换衣、布阵、施法、等候。


 


他耐心十足,完了,还掏出一个苹果。


 


直到夕阳西下,他看着阵中安静躺着的毫无反应的道人,忽然踹翻了桌子。


 


『枯守』


 


"一百二十三,一百二十四,一百二十五……"


薛洋坐在棺木旁,看着棺材上的细横,旁腿坐在地上数手指头。


很快,他就把头伸进棺材,嘴巴下弯,一副委屈的模样,声音软软的,带着几分哭腔。


“我都有一百二十五天没听你说话了,你还欠我一百二十五颗糖呢”


 


似乎道人还在,他伸出手碰着晓星尘的手,微微抓紧,那一刻,他似乎抓住了漫天星辰。


“晓星尘,我恨你。”


他明明白白的说着厌恨,可眼中又分明带着浓烈的依恋。


 


他爬进棺材,看着道人沉睡的模样,不知为何,心底腾升一阵强烈的快感。


这人是自己的。


 


『不良人』


他得良人。


薛洋看着拿颗歪脖子树,“不良人”不知为何就落入他的脑海。


“我本非良人……”


他碾碎手中枯黄的叶,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手中的碎渣落了一地,他踩过一地枯叶,跨入义庄。


 


薛洋看了眼晓星尘,将满手泥土擦在道袍之上,看着那一抹污秽,他盯着良久,才慢慢的把人扶起。


"脏了。"


他一边拍打着泥渍,一边将晓星尘的道袍脱下。


 


直到他的手摸到一道剑伤,整个人又脱手似的收回来,他怔怔的看着棺材里的人,眼眶红了起来。


 


屋外下雪了。


这是今年第一场。


 


『痴狂』


梦里不知情愁。


薛洋昏沉沉的睡过去,手中一片白色衣角悄悄滑落,被风吹的很远很远。


 


恍惚间,他看见道人站在他的身前,温柔的对他说,"回家了。"


他伸出手,跟着晓星尘走向义庄。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他们向平常一样,买菜、做饭、夜猎。


 


"阿洋,跑慢些,莫摔了。"


薛洋盯着道人嘴角一抹笑,也跟着笑出来,很快,道人的身影散去,只剩下无尽的黑暗和沉默。


 


他醒过来,看着义庄的天花板,忽然向晓星尘的棺材冲去。


直到道人安安静静的躺着,有浅浅的呼吸,薛洋才明白,那场梦,怕是最后的碎魂吧。


 


梦醒了,所有都没了。


 


他的手指在空中抚摸着晓星尘的眉眼,满眼温柔缱绻,直到他觉得时间不够了,才拿起降灾离开义庄。


 


『相忘』


晓星尘醒来时,只觉得身子僵硬,隐约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又不知此处是哪,在稍微休息一下后,他起身活动。


 


可他一起身,就看见满屋子的晓星尘。


他感到疑惑,可是身边没人解答,只当做旁人无趣,无奈一笑也就离开。


 


可他的身后,藏着一个眼眶通红的青年。


薛洋是在自己不知觉的情况下重新回到义城的。他看着晓星尘像没事人一样坐起来,然后看到他看着满屋子"晓星尘"后的惊讶和无奈,最后就是他离开。


他丝毫没有想起义庄那三年。


 


这样就足够了。


 


薛洋注视着晓星尘走去义庄,轻声说了句什么——


忘了我也好,我记着你就好。”


 


他一步一步,踏着积雪走出义庄,抬起头的一瞬间,眼眶通红。


 


道人撑着一把竹伞,笑容清浅又温和,站在义庄不远处,在这雪地里分外明显。


“好久不见。”


薛洋喉咙上下滚动,发了疯的向道人跑去。


直到被人拥入怀中,薛洋才哭喊出声。“好了,不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被人轻轻抹去眼泪,薛洋抬起头,踮起脚亲住晓星尘。


 


『相守』


他等着一天很久了。


薛洋看着满屋子的红色,还有站在不远处的晓星尘,没出息的笑了出来。


 


“夫夫对拜——”


 


他们还是纠缠在一块,分不开了。


 


 


 


END


 


 


特别短小的一个彩蛋,大概也就1200出头的样子,也算是满足了我的执念吧。


他们会在以后都好好的。



【与霜同降日-21:00】细水流长

※细水流长老夫老妻

※琐碎生活片段

※些许混乱

※人物ooc

※晚九

※温馨向可放心食用





『自观音庙后二十八年,道人归世,少年重生,前尘散去,安度余生。』



义庄经历了多年风雨,已经有些破旧,晓星尘当年重归于世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个地方重修。

只有重修好了家,才可以把人接回来。


后来,他和薛洋二人,就这么在义庄定居下来。


他们领养了两只猫,种了一颗枣树和桃树,猫很调皮,树没结过枣子,桃花开了很香,可以做桃花酥和酿桃花酒。

薛洋特别喜欢调皮的猫可能是因为这是他和晓星尘一块布置的吧。


『春』


义城的春天是温暖的。风是柔的树是绿的,花是香的,猫儿都懒洋洋的在春日下睡觉。

薛洋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晓星尘刚从外面回来。


门被人推开,屋外的春光撒下来,晓星尘的面容被勾勒的更加柔和,薛洋从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抬起头向道人笑的明媚阳光。


晓星尘拿起一旁放置的衣物,将人抱起后替他穿衣,薛洋乖乖的任他动作,等衣服穿好后抬起头亲吻晓星尘的下巴。

道人轻轻的揉了揉青年的头,本就凌乱的头发更加凌乱,青年瞪了道人一眼,麻利的从床上爬下来,道人在身后低笑,看着青年在镜子前气呼呼的坐下,快步向少年走去。


“阿洋莫气,是我不好。”晓星尘说着,一边拿起梳子替人梳头。

过了些许片刻,薛洋才说到,“道长,你说说你,为何床上那么威猛,床下就这么像小娘子呢?”


晓星尘梳头的手微愣,又缓缓低笑起来。

“能在床上制服你就足够。”


话落,马尾也已梳好。晓星尘牵起薛洋的手,带人向屋外走去。


今年的桃花开的格外早,晓星尘带着薛洋出来时,花已经开满枝头,薛洋脚步顿住,侧过头问道,“道长,咱们酿酒,明天今日,再来喝可好?”


他眼中光影明灭,夹杂着兴奋和激动,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晓星尘。

天旋地转,薛洋被人拥入怀中,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眼角。

“明年喝桃酒,配桃酥。”


『夏』


义城的夏天炙热难耐,尤其是夜间,蚊虫叮咬,薛洋每睡到半夜,就会爬起来打蚊子。

也不知道晓星尘是什么体质,一到夏天,身子依旧清凉,蚊子也从不近他身。


薛洋再一次爬起来,很恨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包,有些委屈。

今天和晓星尘闹了矛盾,今晚晓星尘没和他一块睡,平时晓星尘在,他都是被抱着的,清清爽爽,还会被人亲吻。


他滑入被子里,又想起白天俩人吵架的原因。

不就是不小心划到手了嘛,他抬起头看了下掌心的刀痕,现在又觉得很疼。


蚊子又在作妖了。

薛洋翻身,把自己给蒙住。


门被人推开,有人轻轻走进来。晓星尘看着床上凸起的一块,叹了口气,走过去把人抱起,果然看到薛洋通红的眼和脖子一个一个小红点。


“乖,是我错了,不该凶你。”

晓星尘低头亲了亲人嘴角,在薛洋要说出难听的话的时候亲住了他。

这个吻不带任何情欲,也并非讨好,只是带着些小心翼翼与试探,薛洋闭上眼,任由晓星尘亲,直到结束,他才抱住晓星尘。


晓星尘看着埋头在自己胸前的薛洋,无奈一笑。

“我也错了,我下次不会弄伤自己了。”说着,抬起头对晓星尘一笑,傻傻的,可是又过分可爱。


夏天的夜还是很热,薛洋抱着晓星尘想,好在晓星尘是凉的。


但他知道,就算晓星尘不凉快,他也会抱着他睡觉。

他不想在体验没有被人抱和抱人的感受了。


『秋』


“晓星尘,快起来,咱们去集市看看。”

薛洋一睁开眼,就是拉着晓星尘的手不停的晃啊晃,央求着去集市。也不怪薛洋这般想去,从入秋以来,他就染上了风寒,一直被人限制着,不让出门,生怕一不小心旧病复发。


晓星尘揉了揉人头发,给薛洋裹上几件衣服,生怕人着凉,直到觉得薛洋不冷,才放人出门撒欢。


薛洋踩着一路枯黄的叶向集市走去,晓星尘在后面拿着一手零食,两人本就俊郎,更何况晓星尘还帮忙夜猎,义城大多都认识,路上都笑呵呵的问他“是和薛公子一块出门吧。”

晓星尘无奈笑笑,“是啊,阿洋太久没出来,今天怕是太兴奋了。”说着又匆匆跟上前面的少年。


天还是有点凉,晓星尘看着人在前面跑,忽然停下来,回过头拿着跟糖葫芦,对他笑的恣意。

恣意少年郎,再无悲伤。


『冬』

/

今天南拥摸鱼了吗🕊:

与霜同降日
晓薛霜降25h活动

发起/南拥 @今天南拥摸鱼了吗🕊 
策划/奈良 @蓦年随安 
文案/清秋 @无人区秘密 
美工/寒窗 @昔年书寒窗 

文案  
听一曲清歌,魂归梦乡。

是谁八年空候,只待故人踏清风明月归来。

可忆不愉的初见,别时的恶言,撩拨着何人的心弦。是作三省追寻,一双璀璨星眸终究为此所伤。

何日破败义庄,踏碎所有千疮百孔的时光,缓缓轻诉所谓的真实。

不渡忘川河,风上柳梢拂月来,是风动,也是心动。

今夕霜寒,空降大梦一场。淡了多少恩怨情仇,缚了多少往昔旧年。

与霜同降日,执手相逢时。

无论是初遇或是重逢,愿所思之人终至。

参与人员
0:00- @像个两百斤的地球仪~ 
1:00- @江淮淮. 
2:00- @未命名 
3:00- @晨露抹茶 
4:00- @今天南拥摸鱼了吗🕊 
5:00- @未舀 
6:00- @绵绵雨(இωஇ ) 
7:00- @今天画洋了吗. 
8:00- @画一只鹤 
9:00- @大刨冰小茹子 
10:00- @清酒十三里.🌙 
11:00- @唔...汪——随随 
12:00- @李天然 
13:00- @今天也要成为鸽子 
14:00- @桃花潭水 
15:00- @不良尤安 
16:00- @小熊饼干 
17:00- @我不知道记忆力很差 
18:00- @谁家小朋友呀 
19:00- @无人区秘密 
20:00- @空弦白芷🍓 
21:00- @蓦年随安 
22:00- @陌影的还债之路 
23:00- @海峡两岸 
24:00- @何以不得安 
  
彩蛋位
 @不良尤安 
 @蓦年随安 
 @今天南拥摸鱼了吗🕊 
   

我忽然喜欢细水流长的生活。

爱上了老夫老妻式的爱情。


奈良安详升天!

❤❤❤


无人区秘密:

我拥有了文绑!!!

爬上来艾特一下❤️! @蓦年随安

我赚了,我满足了,我升天了!



当归

梗:


太太看我!我想看重生的金星雪浪洋在和重生道长双隐藏重生一事然后…


※晓薛


※甜


※一发完


※点梗文


 


 点梗者: @晨露抹茶

 


『序』


 


薛洋静静躺着,偶尔蹦出几句话来。眉毛紧皱,道人的手一直不断抚摸着,试图让眉毛舒展开来。


“道长,别离开我……”


 


他放在床边的手被人抓的紧紧,晓星尘反手握住,眼中纠结挣扎,最后只剩下柔情与爱。


 


『一』


 


他看着自己的手臂孤零零的躺在那里,眼睛一闭,再也没醒过来。


 


『二』


 


夔州是薛洋自小长大的地方,他最熟悉不过。这里的大街小巷在他年少之时就被他跑个遍,哪里的包子铺容易偷哪里的糖店好吃,他都清清楚楚。


只是现在,他睁着眼,楞楞的看着天。


 


太※他※妈狗血了!


 


谁能想到,他薛洋一朝重生?他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还行,还没断。


不知名的安心,他小心翼翼的躲避着人群,看着常慈安招手让自己过去。


 


呵,冷笑爬上脸,薛洋低了低头,乖巧的走过去。和前世一般无二,薛洋接过信,却停了下来。


 


他说,"我想先吃了,不然我就不去了。"


也不知道是常慈安觉得薛洋活不下去,居然让店小二又上了几碟点心。


这是他当年求而不得的。如今却拥有了。


也算是了却执念吧。


 


吃完,他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拿起信向当年的地方跑去。


门被人打开,还是高大的汉子,薛洋压抑住眼底的暗笑,指了指信封,又对汉子说,"小酒馆有一个人,他骂你,还让我给你这个。叔叔,你要小心一点点。"


他眼神无辜,又说的慢慢的,语气中的担忧显而易见,那大汉虽然不知所云,但还是接过信。


 


信一脱手,他就跑到角落,等着常慈安被收拾。果然,大汉没辜负他的期盼,他几近病态的笑,看着常慈安在地上打滚求饶,最后被人放置在马路上走来,无人理睬。


 


还不够,他想。可他踏出第一步,整个人又晕了过去。


 


『三』


他再次醒来,已经是金家客卿。左手没有伤,薛洋恍惚了片刻,却听到金光瑶走进来发出的脚步声。


"成美,晓道长来了。"


他猛的从床上弹起来,眼睛瞪的溜圆,金光瑶叹了口气,"知道你与那晓道长感情好,但是能不能别那般激动。"


 


薛洋又躺下去,看着屋顶不发一言。


金光瑶还在好奇为什么如此,就见薛洋测过身。被子被他拉上去蒙住头,"矮子,你告诉他,我今天不舒服,就不找他了。"


 


他声音闷闷的,金光瑶只单他是和晓星尘闹矛盾,开解几句也就出去。


却不知,被子下是如何光景。


 


薛洋几乎是咬紧牙才没让自己的泪水流下,他眼睛周围一圈全红了,就连鼻子都罕见的红了一点,嘴唇被他死死咬住,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小小一团。


 


既然重来一趟,他是不是可以……


 


『四』


金光瑶刚出薛洋的门,就看见晓星尘被弟子带进。他按住心底的无奈,脸上挂着笑容慢步走向晓星尘。


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见晓星尘抬手行礼。


 


他说话依旧温和有度,但是金光瑶却觉得,晓星尘好像,说话更加小心谨慎了。


“金宗主,薛小客卿在吗?”


这厢金光瑶还没来得及接受晓星尘气质的改变,又被晓星尘一句话惊的踉跄几步。


 


他几乎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僵硬的把门打开,然后对晓星尘露出一个笑匆匆离去。


这俩今天太奇怪了,不能看不能看。


 


『五』


晓星尘脚刚踏进,就看到薛洋缩在被子里的模样。他藏在袖子下的手指颤了颤,又强行让自己冷静。


既然重来,那他就努力改变一切。


 


『六』


他慢慢走过去,掀开的被子下是薛洋因为空气不流畅而憋红的脸。


这个世界的晓星尘和薛洋,貌似是情人关系?


 


“阿洋,别憋着自己。”


薛洋惊的从床上弹起来,眼中防备让晓星尘惊讶,这分明不是这一世薛洋该有的神情。


很快,薛洋又溜入被中,“你出去,我不想见你。”


 


麻蛋,老子还没准备好,啷个伪装这一世的薛洋哦。脑壳疼。


 


看到晓星尘,他还活着,是有血有肉的有温度的,薛洋这么想着,又扑倒晓星尘怀里。


左右这一世他们是情人,这样做,不过分吧。


 


晓星尘下意识把人环住,又觉得自己这个动作容易让人误会。


下一刻,薛洋甜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晓星尘,你今天怎么这么害羞啊。”


他才想起,这个晓星尘,是薛洋的爱人。


 


『七』


晓星尘默默把人抱紧,心底一时复杂难耐。既然命运让自己重来一次,那就一切重新来过好了。


“乖,好好坐好。”


晓星尘揉了揉人的脑袋,把人从身上扒下来,替人把衣服整理好,牵着人的手向门外走去。


 


他低着头,看着薛洋对他眨巴眨巴眼睛,轻声笑了出来。


也罢,就当一切来过,老天给他们两人一个机会。


 


『八』


他带着薛洋上街,脚步下意识就向米酒圆子店走去,就像做过很多次,他熟练的开口说出多糖两字,却将自己和薛洋震在原地。


此世,薛洋为断指,又何来爱糖一说?


 


他瞄了眼薛洋,发现人没反应后一颗悬着的心几乎是落下,可同时又有几分失落。


“我想你是爱吃甜的。”


薛洋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眼中却划过一丝诧异。


 


直到米酒圆子被端了上来,薛洋将圆子送入口中的同时眉毛也皱了起来。放在桌子下的手几乎是下意识就想掀摊子,却在接触到晓星尘的目光时硬生生忍住。


他※娘※的,这一世的薛洋根本就不爱掀摊子。


 


晓星尘的目光在薛洋的手上停留几秒,又很快转向其他地方。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晓星尘压下心头疑惑,目光温柔的看着薛洋。


 


『九』


吃完后晓星尘带着人又买了糖葫芦和其他小吃,薛洋一路上吃的欢快,心底隐隐有一个想法,却始终被自己压制着。


如果晓星尘也重生了……


 


他偷偷的看着道人,晓星尘正和大妈在商量煎饼要加什么,薛洋吧唧吧唧手中的糖葫芦,很快又接过晓星尘手中的煎饼。


等他们吃完喝完逛街完,天已经黑了,晓星尘带着人回金陵台,却被薛洋七扭八拐的带去夜猎。


 


月光下道人剑法熟练,薛洋几乎在那时就确定了晓星尘是重生而来的。


既然这样……


他眼中闪过狡黠的光,嘴角微微上扬,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邪祟从身边袭来,薛洋不躲不闪的被他击中,同时目光也看到晓星尘脸上的惊慌失措。


 


他昏过去的那一刻看见霜华从背后穿过,晓星尘将自己接住的同时他也彻底昏睡过去。


 


自然也就错过了晓星尘脱口而出的“阿洋”和被人抱的死死这一事实。


 


『十』


薛洋揉着腰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看到晓星尘站在床前,他一口咬上去,颇为委屈的戳着晓星尘的胸肌。


“我昨天梦到咱们重生回来的那一年了。”


晓星尘身子僵住那么一瞬间后又恢复自如,笑着揉了揉人的头,“嗯,怎么了?”


 


薛洋抬起头看着晓星尘,“我那次被邪祟伤了之后究竟怎么了?怎么一醒来你就和我坦白?”


他盯着晓星尘执意要晓星尘给个答案,道人却强势的把人按回被窝,显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薛洋在被子里气呼呼的,道人叹了口气,满眼温柔,弯下身在人嘴角落下一吻。


很好,安抚小流氓成功。


 


『尾』


没人知道,在薛洋昏迷的那半个月,晓星尘是怎样一次又一次把薛洋的眉毛抚平,又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安慰着少年。


 


薛洋醒来时看到的是窗外洒落的夕阳,还有道人逆着光对他笑的温柔。


 


“我的少年,我永远忠于你。”


“我永远,爱你。”


 


 


 


END.


 


拖拖拉拉两个月终于写完了,很抱歉没能呈现最好的样子,这是粉丝破四百的福利,可能点梗的小可爱已经忘记了【是我太磨】很抱歉


 


很抱歉没能为您呈现您心目中的晓薛


我很抱歉。


 


 


 


 


 


 


 


 


 


花几分钟看看吧

你好,感谢相遇。
江安河,叫我安河或奈良。








不混圈不下场,佛系吃瓜。
cp又杂又多,常年爬墙,爱上就写,挖坑不填,长篇连载多半坑,想起就写,佛系更新。









文绑 :
@无人区秘密

小号:
@一晌贪欢


年底计划:
*《歧途》一二章修订
*亲友点梗
*原创梗能写完




特殊活动:
※此博下留梗会写(感兴趣+有时间)
※cp限制:晓薛/曦澄/平和/米亚+吃的杂七杂八cp
※不接受车梗






感谢你能阅读到这,往后多多指教。